又有34亿理财“爆雷”那些曾被重伤的人现在怎样

admin 2019-07-11 08:30

  作为京东和苏宁的供货商,承兴国际手头有一堆来自前者的“欠条”(应收账款),承兴将这些“欠条”转让给诺亚,诺亚则将这些债权打包成产品卖给客户。

  事件曝光后,京东苏宁等表示承兴的“欠条”里,有假的混入其中,并指责诺亚等三方机构居然看不出来,风控能力堪忧;而诺亚作为首个报案人,大呼自己上了承兴的当,并怀疑京东苏宁有串谋嫌疑;但在承兴的股东列表里,诺亚又赫然在列......

  事件尚未有定论,而大家的火力又集中到了另一个点上:作为该领域的第一梯队,诺亚这几年也太能踩雷了吧?

  是啊,如果一艘方舟里,被带上船的动物,鸡有禽流感、猪携带非洲猪瘟,牛是疯牛病,我们真的很难相信诺亚是一片无辜的雪花。

  而故事中最沉痛的那方,投资者,却还在各路报道中“保持沉默”。每次爆雷事件发生,他们的音量总是很小,也很容易就此消失。

  去年6月19日,号称有央企背景,累计交易额超过800亿的P2P平台“唐小僧”,因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经侦支队立案调查。接下去的一个月里,发生了数百起P2P连环爆雷事件。

  据不完全统计,去年6月,爆的P2P平台达到了80家;7月,这一数字猛然增加到218家;之后每个月,都有平台出现提现困难、跑路,或是停业转型等问题。据网贷之家数据,从去年6月初到今年5月底,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从1863家下降至914家,直接砍半。

  这场“归零”的生死游戏,也迅速在中国社会撕扯出一道口子:无数底层家庭家破人亡,无数中产和小企业主被套在其中。

  因为突然遭遇财富的巨大流失,有些人变得无知、野蛮,甚至有点失真。他们寻找同样不幸的人组织维权,在公司,在警局,在经侦、金融办、信访局大规模聚集。

  他们拉横幅,喊口号,从白天待到黑夜,甚至第二个、第三个白天。有的人害怕只剩自己一个人时会胡思乱想,但他们更害怕的,是热度一旦消退,这件事会像之前发生的每一个新闻事件一样,不了了之。

  如今,早已不再有如此庞大的人群聚集。但在全国各个城市,类似的爆雷还在发生着。只不过相比之下,有点“悄无声息”罢了。

  他从椅子上摔下的头一两分钟,一个坐在边上的女人放下了手里的泡面,拿起手机拍了个小视频,“我以为就是晕倒,想着赶紧拍下来,把事情搞大一点。”

  之后的十几分钟时间里,办公室安静到没什么太大的声响,直到一个高高的浙江人路过时说了句“这像是心梗”,才有人围上来。

  “不是心梗”“不是羊癫风,羊癫风不是这样的”“这是脑中风,应该拿冰块敷”……人群爆炸了,有人打电话找救护车,有人蹲下来查看情况,但这些努力都没有把周大哥留下。

  没人去询问经历过那一天的人,都什么感触,或是改变。但之后近一周时间里,各个维权群里总会出现些有关周大哥的消息。

  有人翻出了他在群里的聊天记录,以及他路途中拍下的那张动车票,出发地是广州南站,目的地是北京西站,只是再也没有回程。

  有人发现了他离开后,从他邮箱里发出的一封邮件,主题是“出借人生命的押注”。他说:“我自认已经回不到我的家庭了,我更不想还有第二个出借人会选择我这条路,那么就让我做最后一个吧……”

  让周大哥回不去的,是被套牢在银湖网里的10万元(具体金额由现场另一出借人提供,目前尚未查证),这笔对于很多人来说称不上是“巨额”的钱款,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2月20日,春节结束不久,有四五十位出借人约见银湖网负责人赵伟平,那天他刚好在湖南打官司,来不了。

  第二天,听到消息的出借人从全国各地赶来,包括周大哥在内的一二百人聚集在公司里,想要讨个说法,要个解决方案。只不过,结果不那么尽如人意。

  他们对此不满,觉得平台负责人傲慢无理,对大家蔑视得很,觉得他满口谎话,就是个骗子。满屏的吐槽、情绪宣泄中,夹杂着一条周大哥发出的话:

  周大哥的离开,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对此略有耳闻的,多数是同一平台的出借人,或是同一上市公司旗下的另一P2P平台——熊猫金库的出借人。

  这不是个例。这个圈子里的故事,似乎都只在小范围内流传,即便是在整个行业闹得沸沸扬扬,恐慌情绪肆意蔓延的去年六七月份。

  就像少有人知道,去年7月熊猫金库出现兑付危机,赵伟平找内部员工穿上科技公司打工仔的马甲,充当1400万的出借大户“一战定天下”。

  那人后来成立了借委会,通过公众号给所有关注的出借人,让大家支持金库与上市公司剥离。成功剥离后,所谓的兑付并未实现,反而是公司跑了中国六七个边缘城市,账目混乱,数据库丢失,至今仍未立案。

  也少有人知道,小微金融的前员工曾被买通,在群里充当维稳的角色。后来他们发现即便是这样也拿不回自己的投资款,才跳转身份,在维权群里爆出了很多黑料。其中一个叫“溜达猫”的姑娘现在已经成了深圳的维权代表,满身正义。

  这些发生在各个平台的故事,听着有所不同,本质上却极其相似。即便是一年后的今天,这样的场景还在不断上演。

  今年6月1日10点左右,近百名团贷网投资人在广州火车站聚集。2个小时后,现场恢复正常。只不过ID为“三棵树”和“丁琳灵”的两名维权者被扣押了。维权群里,一时间被一条消息刷屏:

  不管出于主动,或是迫于无奈,至少一部分人不再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不再机械地加各种维权群、不放过任何一条消息,只为验证微乎其微的可能:投进去的钱,还能再回来。

  他说他不会再碰P2P,也没想过钱还能再回来:“如果有一天有人突然把25万打还给我,我很难想象自己会是一种什么感觉,绝对不是开心吧。”

  投过投融家、投之家、央金所、多多理财等P2P平台,最后选择把父母给的30万和夫妻共同财产13万都放进一财金融却惨遭爆雷的小春,在一年后也看淡了。

  她不再幻想那些钱都能回来,也不再频繁地关注最新消息,而是想办法怎么赚更多的钱。只不过看着现在一片“歌舞升平”,她还是有些不忿:

  把全部身家78万放进银湖网的海叔,就是其中之一。年近50岁,老婆和他都没有没工作,还有个7岁大的孩子要养。摆在他面前的路,除了维权,已没有第二条。

  于是,在北京那样一个城市,他去信访局,去金融办,去经侦办;他组织维权,和平台的负责人坐下来商讨兑付方案……从知道平台出事的2月8号,到已经立案的今天,他都不曾想过要停止。

  “如果是在去年雷潮之前,稍微还管点用,现在不行了。”一个跟着海哥一起维权的出借人说,“而且,像海哥这样的人也容易被别人当枪使。支持者付出什么成本了吗?但付出者有成本。”

  peer to peer,个人对个人,平台在中间扮演撮合人的身份,钱不过平台,平台也不承诺刚性兑付。

  毕竟,中国的投资人不接受风险。如果标书上出现利润不保证,或者本金不保证的字眼,那么很少有人会选择继续投资。

  如果承诺刚性兑付,又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借款人违约的情况,那么平台势必需要一笔资金用以弥补,这时候有两个选择:自己出钱补窟窿,或是建资金池。

  假设有人选择建立资金池,一旦有投资流进来,又一时找不到出借人流出去,就放在池子里吗?这时候平台可是负担着获客成本、运营成本、工资成本、资金成本,一旦任由它在池子里,就意味着高额成本消耗。

  “2014年的时候,我敢说90%,甚至95%的平台都有资金池,都是自融,他们拿了钱炒房、炒币、炒股,还有直接揣兜里跑的。”小复说。他从2013年开始关注并投资了P2P。

  而这种自融的现象,至今仍然存在。他们自融炒楼、炒币、炒股,碰上近一两年行情不好赔了大钱,资金链断裂加上兑付潮,这种情况下没几个平台能挨得过。

  比如杭州的一家P2P平台——蜜蜂聚财平台,前内部员工容容透露说,去年10月平台会雷掉就是因为当时的老板自融炒楼亏钱,后续又没有更多的资金进来,就玩不转了。

  在一家叫诺远的第三方财务公司工作半个月的杨星星也告诉小巴,公司的债权型的产品(即P2P业务)属于私人借贷,资金进出从未打到指定的账户,而是通过POS机刷到一个私人户头,老板再拿着这笔钱去投资。

  这些,部分投资人都知情,他们甚至直接成了内部员工,不断拉人头,主动写借条、做担保。但现实是,一旦问题不能弥补,他们根本承担不了什么。

  而多数投资人,也在这样高回报、低风险的表象下,如温水煮青蛙般地,逐渐放松警惕,直到暴风雨前夜来临。

  这场看似毫无征兆的集体崩塌背后,看上去可能是潜伏已久的“合谋”。在这场“合谋”之下,P2P成了个伪命题。

  很多人依然记得,去年行业大崩盘时,刚好是各地P2P机构的备案登记工作截止日期(6月底),只不过后来,这一监管措施一推再推。

  2019年4月8日,亿欧金融截获了一份《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有条件备案试点工作方案》的相关文件,网传该文件将在6月底正式公布实施。

  近期变更工商信息的平台,也打破了“紧急变更工商信息必有问题”的定律:一些平台被大集团收购,一些平台追加注册资本并完成实缴。

  比如,全国性平台轻易贷,人人贷、玖富普惠、拍拍贷等,实缴资本都已超过5个亿,这意味着体量小的都将被拦在门外。

  除此之外,资产端在清退。去年的雷潮淘汰一帮人,试点备案也拉高了投资人的门槛,而出借端,沪金协会近期公示了3批次共计12万人的黑名单……

  毕竟,刀本身没有罪,持刀的人才有罪,P2P也是一样。错误往往是一道门,能帮助我们更好的正视问题,若我们只讨论P2P带来的伤害,这或许才是真正的伪命题。

  你有多久没有关注自己的健康了?吴晓波频道晓报告联合平安好医生,发起了本次职场人健康调查问卷,希望你能够在繁忙的工作中抽出2分钟参加,还有机会可以带走私人医生、智能手环等大奖哦~


花边星闻
最新评论
report
关于主页


ZAKER新闻_传递价值资讯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38465849
举报邮箱:support@myzaker.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