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十年大事记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20-06-03 21:35

  事件回放:广州打工的大学生孙志刚,因为没有暂住证,导致被收容,被毒打,最终被剥夺了年仅27岁的生命。这件发生在2003年4月的事经媒体报道后,孙志刚的悲剧引起全国各地乃至海外各界人士的强烈反响。通过互联网及报刊杂志等媒体,社会上掀起了对收容遣送制度的大讨论。先后有8名学者上书,要求就此对收容遣送制度进行违宪审查。三个月后,《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公布,1982年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被废止。

  标志性意义:孙志刚用生命的代价,让“收容”变为“救助”。七年过去,孙志刚已成为一个象征公民权利的符号,他的死是公民权利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他墓志铭上的话发人深省:逝者已逝,然天下居庙堂者与处江湖者,当以此为鉴,牢记生命之重,之重,民生之重,法治之重。

  事件回放:一个年轻女教师的非正常死亡,引发了网络持续三年的关注。黄静案源于2003年初的一个离奇事件:一对恋人,夜深晚归,共宿女方宿舍一晚,第二天早晨女方黄静却被发现裸死在住所,男方姜俊武涉嫌犯罪。当越来越多的个人和团体通过网络参与到这个案件中来时,黄静案也便开始从一起案件,变为一个社会事件。在网络的声援下,这起案子几经周折,反复多次,五次尸检,六个鉴定结论。因多份结论矛盾的死亡鉴定和以网络为主的高度“审判”,此案被称为“中国网络第一大案”。法院最终采信了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死亡鉴定意见——在潜在病理改变的基础下,因姜俊武采用较特殊方式进行的性活动促发死亡。姜俊武被判无罪,但对黄静的死亡后果承担50%的民事责任。黄静案中,民间机构不认可警方结论,在网络上引发了对公安系统自侦自鉴制度合理性的质疑。2005年2月28日,全国会通过了《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建立了更加统一的司法鉴定制度,进一步为加强司法公正提供保障。许多学者认为,这是黄静案取得的成果之一。

  标志性意义:又是一个命案换一个立法。黄静案中司法体系出现的问题,是制度框架下法律规则不完备、法律具体细则与法治精神不符的问题。比如,各级司法鉴定结果的优先级别问题,法律没有规定。再比如,公安机关认定不予立案,但自身又兼有出具司法鉴定的功能,有违“法官不得为自身利益相关案件之审判”的法治原则。近年来司法鉴定改革加速,黄静案影响至深。

  事件回放:2007年的春天,重庆一座孤立在工地大坑中的小楼的照片吸引了全国的目光。《物权法》刚通过以及在拆迁问题上民怨沸腾的宏观背景、男户主杨武站在屋顶挥舞国旗的场景、来自全国和世界的上百家媒体和媒体背后无数网民几乎一边倒的支持姿态,众多因素促成了这起网友口中的“一个伟大的标志性的事件”。当自称会“武功”的吴苹夫妇发飚要用传统“功夫”击退强拆者时,拆迁方所表现的克制被肤浅的功夫表象所掩盖。政府的开明和理性值得肯定,“强制拆迁”的场景并没有上演。事件发展过程中,媒体表现出了空前的传播力量,事件发展的每个环节几乎都有网络“现场直播”,让网络来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标志性意义:重庆的那栋小楼和他主人在楼顶插的五星红旗,成了《物权法》出台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事件不仅成为全国刚通过的物权法的试金石,也考验领导层倡导的“公平正义”理念。对于媒体和网络来说,这是一场成功的实战演习,从这里开始学会聚集网络,推进公众事件。

  事件回放:喷薄而出的民众意见,阻挡了一个庞大的化工项目。这发生在2007年夏天的厦门。3月,赵玉芬院士等105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的“迁建议案”,揭开厦门PX项目的盖子,使其成为国内瞩目的焦点。6月初,厦门市民进行了理性、和平的“散步”。当地政府的执政能力面临空验:沸腾与政府计划、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孰重孰轻?厦门市政府的反应最终促使了多方利益博弈达到共赢。在轰轰烈烈的反对浪潮之中,本已经是板上钉钉非建不可的厦门PX化工项目被当地政府下令缓建。12月中旬,厦门PX项目区域环评公众座谈会召开。主持会议的厦门市政府副秘书长朱子鹭一再表示:“我反对你的意见,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一场博弈半年之久的厦门PX项目之争,最终以项目迁建画上句号。

  标志性意义:这是一场典型的“的胜利”,成为中国环保史上政府和民众互动的经典范例。厦门人的理性行动,厦门政府体现出的民本导向,一句“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也许会帮助中国敲开现代公民社会的大门。

  事件回放:陕西镇坪县城关镇文彩村农民周正龙,以一己之力,调动了举国观者的神经。2007年10月12日,陕西省林业厅对外公布了一组野生华南虎照片,周正龙就此从一个普通农民成为举国关注的拍虎英雄。随后,照片真实性受到来自部分网友、华南虎专家和中科院专家等方面的质疑。面对外界的质疑,陕西省林业厅出面召开发布会,宣布虎照为真,“盛世出猛虎,虎啸振国威”。锲而不舍的网友们在“色影无忌”、天涯等论坛上做出种种技术分析,并人肉搜索出了“年画虎”。“华南虎照”及其背后的被逐渐抽丝剥茧般地挖掘出来,将陕西林业厅的美丽大气泡毫不留情吹破。“正龙拍虎”也成为形容抵死不认说谎者的新成语。2008年6月29日,陕西政府通报周正龙华南虎照片造假,林业厅相关人士被处理。11月17日,周正龙终审承认造假,获刑2年半缓期3年。

  标志性意义:“华南虎照”事件的推动者以网民为主,这幕大戏与此前非互联网时代最大的不同是信息的快速传播及海量交叉。网友的自由言论在网上自然汇集,传统媒体跟随网络在现实空间中进一步逼问突破,这些信息再重新在网络上获得最强劲的反馈——以此循环,逐渐逼近事件。由此还诞生了一句流行语:“谁说网民是业余的?”

  事件回放:因职务行为,朱文娜成为被警方立案拘传的记者“第一人”。2008年1月1日,《法人》杂志刊发了朱文娜采写的《辽宁西丰:一场官商较量》,报道了西丰县商人赵俊萍遭遇的官司。该报道涉及辽宁省铁岭市西丰县县委张志国。西丰县公安局以“涉嫌诽谤罪”为由对记者朱文娜进行立案调查。3天后,西丰县公官局,携带公安局立案文书和拘传文书,到北京《法人》杂志编辑部,要求拘传朱文娜。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拘传记者”事件受到普遍质疑。多位网友直言:谁给了县委这种权力,让他如此嚣张?在压力下,西丰县公安局1月8日正式撤销立案、撤销拘传,并于9日到报社道歉。之后,张志国也被“责令辞职”。2008年11月,张志国被网友发现已担任沈铁轻轨办的副总指挥,负责具体工作。随后,在压力下,张志国再次丢官。

  标志性意义:监督在艰难险阻中奋然前行。公权力的滥用让人心惊。在强权意识支配下,执法机构沦为了为强权服务的工具。从制度层面保卫监督,必要而且迫切。

  事件回放:2008年6月,一名女中学生的非正常死亡引发了一场令人始料不及的社会群体性暴力事件。当地政府先出动了大量,并切断了和外界的通讯(包括网络)联系,同时派人在路上阻止记者进入调查采访事件线小时之后,便有网民把现场的照片、视频传到网上。接下来的一夜间,大量与事件有关的资料在网上火速传播。面对汹涌的,新华社在6月29日一早便发布《贵州省县发生一起打砸烧事件》的消息,这与以往类似事件发生数日后才予以披露的做法形成鲜明对比。三天后,贵州省委亲赴,公开向外界表态,认为当地党委政府对事态负有责任,并在群众座谈会上三次鞠躬道歉。之后,官方风向开始转变,从群众的角度,把事件的报道出来。整治官场的风暴也刮起,相关人员相继被免职、处分,事态得以迅速平息。

  标志性意义:面对一起严重的群体性事件,政府表现出了与以往不同的执政风格。事件再次证明了一个道理:如果不公开,民众在心理上将向流言靠拢。及时准确地公布线”事件的原因。一系列应急反应中,放开媒体报道以及组织专人网上辟谣,被认为是化解此次危机的关键。

  事件回放:2008年12月10日,身为南京市江宁区房管局局长的周久耕因发表为房地产商“托市”的言论,遭到网民抨击。继而有网友进行人肉搜索,发出了图文互动的帖子,证实周久耕抽1500元一条的香烟,戴十几万元的手表。网民的不懈追踪,媒体的持续关注,当地纪检、司法机关的及时介入,最终令周不仅丢了乌纱帽,还被法院判决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此案被网友称为“2009年网络反腐第一案”。据说周久耕在法庭最后陈述时曾长叹:如今这网络也太厉害了。

  标志性意义:周久耕事件中,网民、媒体、政府部门之间积极互动,共同绘制了一张网络反腐“路线图”:网民发贴-人肉搜索-媒体追踪-事件放大-司法介入-揪出。作为互联网在反中的作用得到执政者认可的重要标志,中央党校新近出版发行的《中建辞典》收录了“网络反腐”这一词条。

  事件回放:2009年5月10日晚,湖北省巴东县野三关镇招商办主任邓贵大等在当地雄风宾馆梦幻城要求邓玉娇提供“特殊服务”,遭拒绝后,双方发生争执,邓贵大被邓玉娇用修脚刀刺死。5月11日,邓玉娇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巴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然而,巴东县公安局在公布案情时对关键词的修改引起了公众的质疑。关键证据在警方取证前夜离奇被毁,更是不断朝支持邓玉娇一方倾斜。当地政府及司法部门深陷于这场风暴中。在各方关注下,6月16日法院宣判:邓玉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于防卫过当,且邓玉娇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又有自首情节,所以对其免予处罚。有网友称,这起案件本不该引起如此大的民众反应,却因当地个别政府部门的不作为或乱作为,导致了长达月余的网络风暴。

  标志性意义:“网络”的力量在此案的发展过程中得到了集中体现。网络不仅仅监督了事件过程,也起到了直接推动甚至改变方向的作用。邓玉娇只是一个服务员,属于典型的地位弱势,但由于媒体和社会的高度关注,最终却成为“”的强者。

  事件回放:2009年9月8日,上海白领张晖因好心帮载自称胃痛要去医院的路人,结果却被闵行区城市交通执法大队认定为载客“”,遭扣车与罚款1万元。10月14日,河南小伙孙中界也遭遇“钓鱼执法”,为证清白,他挥刀断指。事情传出,“钓鱼”二字火遍全国。上海市浦东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20日公布调查报告,斩钉截铁地宣布执法无误,不存在所谓的“倒钩”执法问题。结论一出,风暴骤起,中央和地方多家媒体强烈关注,钓鱼事件逐渐被挖至深水区。在上海高层领导的关注、中央及地方媒介的推力之下,“钩子并不存在”的谎言彻底破产。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政府终于承认,10月20日公布的结论与事实不符,为此向社会公众作出公开道歉。而闵行区法院也一审判定闵行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做出的行政处罚违法。

  标志性意义:上海“倒钩执法”并非孤例,其所以在近几年愈演愈烈,与立司、行政、司法三个层面皆有密切关联——地方立法被异化曲解,政府以行政命令取代法律,而作为最后防线的法院又为执法机关保驾护航。上海某媒体记者称,近三年来,他们接到不下一百个投诉“倒钩”的热线电话,但在孙中界前,均因不够典型而放弃报道。没有的支持,或许下一条被冤的鱼就是自己。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ZAKER新闻_传递价值资讯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