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监测报告:监管趋严

admin 2019-07-07 04:12

  过去两年行业进入“寒冬”,宏观经济好转前互金行业增长缓慢,可以关注小微金融等细分领域机会点。

  第三方支付交易规模增速放缓、行业集中度高,备付金存缴、断直连政策落地,影响支付服务费收入、用户备付金利息收入,流量变现成为第三方支付机构核心价值,第三方支付获取的流量相比于其他金融流量而言,具备向多类金融业务转化的可能,价值相对较高。

  互联网理财中互联网基金过去两年受政策影响出现规模波动,互联网保险渗透率依然较低,预计未来互联网理财销售将从赚取佣金费差额转为赚取流量变现收益。

  过去两年互联网消费金融行业监管趋严,使得行业增速放缓、行业集中度提升,目前获客、风控、运营、资金是关键能力,未来各机构的客群差异将逐步加大,客群定位将切分得更加细化。

  互联网与金融业务的融合既诞生出了多种互联网金融业务模式,也通过这些模式积累数据从而为金融领域的科技运用打下基础。基于此,互联网金融的定义包含狭义与广义之分,狭义的互联网金融是指互联网与金融业务的结合,广义的互联网金融在狭义的基础上增加了科技与金融业务的结合,本报告讨论的范围是广义的互联网金融。

  广义的互联网金融包含三类参与机构:第一,传统金融机构的互联网化、科技化业务板块;第二,互联网巨头的金融业务板块或主业为互联网金融的机构,例如蚂蚁金服、腾讯FiT、乐信、宜人贷;第三,金融行业客户占比高的科技企业,如百融云创、第四范式等。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这三类机构的边界正在变得越来越模糊,例如蚂蚁金服转型为向传统金融机构输出科技服务的科技类机构,再如银行通过开放向其他金融机构输出科技服务,等等。

  受经济下行压力、结构性问题改革影响,2017年至2018年年中,流动性趋于短缺。宏观经济大环境对金融行业、互联网金融行业产生三大影响:一是受经济下行压力影响,企业经营、个人收入承压,对金融业务规模、资产质量形成一定影响;二是受流动性压力影响,信贷需求端与供给端流动性均承压,信贷业务规模及信贷资产质量出现下滑,坏账率上升;三是受结构性问题改革、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要求,金融行业监管趋严。

  进入2019年,从流动性变化趋势来看,流动性压力将缩小,与此同时,从“六个稳”工作目标等要求来看,结构性问题改革的力度和节奏将放缓。

  自2017年,互联网金融各细分领域规范政策密集出台,对行业产生重大影响的政策数显著高于此前两年。

  政策密集出台有三个主要原因,一是宏观层面上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要求,二是在防风险的落实过程中金融有较突出位置,三是互联金融本身经营过程中出现的诸多潜在风险。

  2017、2018年规范政策的密集出台加速了互联网金融行业成熟期的到来,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使得资质价值显著提升;第二,重塑了行业产业链;第三,使得行业集中度提升。

  在行业严监管的环境下,监管趋势将对未来1-2年行业发展产生重要影响。预计未来1-2年完成行业规范、验收后,监管将逐步步入适度鼓励阶段,行业因此将进入稳步增长期。在行业稳步增长时期,现存机构将因行业集中度提升而具备先发优势和规模效应优势,从而享受行业增长的红利;此外,监管将适度放开资质审批以增加行业供给、将建立多层次的金融供给以满足多层次的金融需求。

  进入2019年,宏观经济、监管环境与行业经营问题均出现好转,互联网金融行业面临的外部环境压力显著减小。具体而言,流动性短缺压力缓解,信贷等业务好转;改革节奏放缓,使得金融行业合规压力缩小;与此同时,经历过一轮行业规范后,行业的不合规经营行为基本得到清理,系统性风险降低,行业回归正常发展态势。

  但同时,受宏观经济整体增长放缓影响,金融行业、互联网金融行业增长缓慢,行业在短期内无整体爆发性机会,部分细分领域及机构值得关注,例如中小微企业金融、监管科技、科技子公司、金融资质、头部机构等。

  互联网、科技对金融的改造产生出众多模式和细分赛道,每个细分赛道的出现与留存都意味着该赛道掌握着其所在产业链中必不可少的资源。这些资源包括资质、资金、资产、技术、数据、流量、服务,且部分资源有相互作用关系。

  不同的外部环境、行业发展决定了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稀缺资源,总体上说,2017年技术、流量、资产是相对稀缺的资源,2018年资质、资金相对稀缺,预计未来1-2年,资质、资产、流量将相对稀缺,从而利好掌握这些资源的细分领域。

  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在我国以及在世界各国普遍存在,与我国小微企业对经济的贡献相比较,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明显不够。

  在该现状下,2017年至2018年中旬宏观流动性趋于短缺、影子银行等融资渠道被治理,加剧了小微企业融资的难题。基于此,2018、2019年支持小微企业融资的政策频出,政策通过鼓励小微企业融资业务、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使用、多层次融资体系的构建等方式鼓励小微企业融资,使得小微企业融资成为近两年行业看点。

  互联网巨头转型科技服务商、银行纷纷成立科技子公司,供给端发力使得2019年面向金融机构的科技服务、Fintech技术输出成为行业看点,与此同时,在监管趋严的大环境下,以银行为代表的金融机构科技服务需求端具备重视零售业务、加大科技投入的需求空间。2018年商业银行科技投入达1123亿元,其中约420亿为Fintech业务应用类投入。

  从银行Fintech投入需求特征来看,看好具备前沿技术、应用开发速度快、重视信息保护与持续运维等合规要求的科技服务机构。与此同时,基于金融机构偏好开放代码、看重行业标杆的特征,预计未来行业发展将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科技服务商将以低价为头部机构服务,以积累标杆案例,第二阶段,头部机构逐步掌握代码、具备自开发能力,科技服务商转为向头部机构提供更前沿技术服务、技术咨询或运维服务,与此同时,基于头部机构案例为其他机构提供服务。

  第二章将对互联网金融各细分领域进行分析,分析内容主要包含三个部分,即行业发展动态、企业价值评估方法、评估细分问题进一步探讨。

  对于业务模式已经成熟及稳定的支付、信贷、理财业务,将通过企业价值评估分析细分行业企业价值。企业价值评估包含对业务现金流来源的分析以及对业务可持续性、风险的分析。

  2018年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达190.5万亿元,同比增速58.4%。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移动支付的习惯已经养成,第三方移动支付渗透率达到较高水平,市场成倍增长的时代结束。预计人脸支付等新支付技术对原有支付方式的替代将成为今后的行业看点。

  与此同时,第三方移动支付行业集中度高,第一梯队的支付宝、财付通分别占据了54.3%和39.2%的市场份额。在断直连、备付金全额存缴相继落地后,头部支付机构凭借APP活跃度、C端用户规模具备了竞争壁垒,中部支付机构凭借商户差异化服务能力、商户规模具备核心竞争能力。

  在备付金全额存缴、支付服务费利差收缩的情况下,第三方支付机构流量变现是盈利、企业价值的重要来源。

  流量变现业务的价值由流量规模、转化效果等方面决定,某种程度上可以用如下公式来衡量:金融流量业务整体价值=流量规模 X 转化率 ( X 留存率 ) X 下游机构流量付费或增值服务流量机会成本。

  其中,流量规模大小可以参考第三方支付机构的APP或者触达到的用户数、活跃用户数。流量转化率取决于获取流量的业务与下游业务的协同效果、转化功能设计等。流量留存情况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用户属性。下游机构愿意为流量支出的费用取决于客群质量、流量之间的竞争情况、下游业务的收益情况等。

  互联网、科技对理财业务的三个环节产生影响从而形成三类细分模式,一是对销售环节产生影响使得线下销售线上化;二是对业务流程进行科技化改造,例如智能投顾改造投顾环节、科技改造保单管理、理赔等环节;三是对中后台进行改造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其中,线上理财销售经历较长时间发展,已有一定探索结果,互联网基金、互联网证券因产品标准化程度高、移动应用市场整体高增长而实现较高渗透,互联网保险因保险销售对代理人依赖较高而渗透率较低。

  值得一提的是,互联网基金过去两年受政策影响规模波动较大,以余额宝为例,受政策影响余额宝申购份额下降,余额宝调整规则从原有接入一只基金变为接入多支基金,在完成多支基金分流后,规模逐步回升。

  以2017年出台的141号文为代表,多项对互联网消费金融业务进行规范的政策出台,受此影响,互联网消费金融增速放缓,行业集中度提升。

  在政策大力支持小微企业融资的现状下,银行业金融机构、金融科技机构积极探索小微企业融资模式。之所以小微企业融资存在难题、之所以该业务经济效益不高,主要原因在于风控环节,即风控环节存在提高风控效果难、风控成本控制难两个问题。提高风控效果难在于,小微企业因报表等信息不规范,信用水平难以很好地评估。在纯人工的模式下,要很好地评估小微企业的信用水平,需要投诸较多的人力和成本,而这将使得风控的成本上升。

  基于上述问题,现阶段小微企业融资领域的重点在于找寻能够提高小微企业风险评估水平、能够实现自动化获取数据的模式,该现状将利好掌握这类数据的机构。类比互联网消费金融业务的发展历程,在完成探索风控模式的当前阶段后,小微企业获客能力、客户运营、客户体验、客群资质、资金吸纳能力,将成为接下来各阶段的重点。

  截至2019年4月央行征信中心已覆盖9.9亿自然人,其中仍有4.6亿自然人没有信贷记录。个人信用是重要的个人无形资产,个人信用系统的建立对金融乃至更多行业的发展起到基石的作用,基于此,央行批准百行征信有限公司个人征信许可,以实现建立统一的个人信用平台、打破信息孤岛、对央行征信中心进行有效补充等目的。在百行征信成立前,2015年1月央行曾发文要求8家社会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但此后没有为该八家机构颁发设立许可,而是于2018年2月公示百行征信获得个人征信机构设立许可,并引入该8家机构为百行征信的股东,引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为控股股东。经过一年时间的发展,百行征信目前已与超过700家机构签订信息共享协议,三款产品面世。与百行征信的成立同步进行的,还有个人信息保护相关政策法规的颁布,以2017年6月《网络安全法》、2018年5月《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异常查询行为监测工作暂行规程》等政策为代表,监管逐步提升对个人信息、个人隐私保护的重视程度。

  截至2019年4月,央行征信中心覆盖2591.8万户企业和其他组织,占我国总企业数的两成左右。企业征信业务与个人征信的不同之处在于企业征信不涉及隐私问题,且企业信用的构建有利于企业的利益相关者更好地识别企业风险,并进而与企业开展经营活动。截至目前我国已批准约150家企业征信机构备案。

  监管科技是指监管机构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替代或优化监管流程,实现更高效、更准确的监管;合规科技是指从业机构利用技术手段替代或优化机构合规流程,实现更高效、更准确的合规管理,以满足监管要求和风控需要。

  对于监管机构而言,在互联网和科技发展的大背景下,监管环境复杂度的提升、企业创新模式的增加为监管带来新的难题,利用科技手段优化监管流程迫在眉睫。对于企业尤其是金融行业的企业而言,在严监管的态势下,同样迫切需要合规科技建设以满足高数据量处理要求下的合规需要。例如,2018年8月证监会发布《中国证监会监管科技总体建设方案》,完成了监管科技建设的顶层设计、进入实施阶段,计划将五大基础数据分析能力应用于32个监管业务场景。目前我国的商业化监管科技、合规科技发展尚处在起步阶段,预计将在3-5年后迎来快速增长。


花边星闻
最新评论
report
关于主页


ZAKER新闻_传递价值资讯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0-38465849
举报邮箱:support@myzaker.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