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互联网行业向传统企业“破圈”飞书有几成把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20-11-06 16:45

  今年7月,雷军在自己的微头条上公开使用飞书的体验,他表示飞书在信息的创建、分享和协同办公方面非常简洁、高效。据说另一位互联网大佬也曾在一场线下活动中,整晚推广飞书。

  雷军对于飞书的推崇源于飞书使得管理者能够便利地找到信息。网状的结构与流程结构不同,飞书将人、时间和信息结合在一起,这让小米的办公模式得到了改善。

  如果仅仅是功能的复制和堆叠,后来者飞书,显然很难找到在钉钉和企业微信之外立足的理由。飞书当然不止于此。

  “人类在判断自己的理性控制能力时会有一种幻觉,对于聪明理性的人更是如此,常抱有理性的自负。CEO们往往有过成功的经验,尤其在公司早期成功过,且CEO没有上级,很少被人challenge,容易觉得自己英明神武。但是大家忽视了一点,行业是不断发展的,你所具有的知识虽然丰富,但在行业不断变化中依旧是有限的。”

  To B新势力认为,对不断学习的渴求,让管理者和一线员工在信息分享上平权,这些是飞书蕴藏的价值观。

  第一批用户选择飞书的背后当然也是认同飞书的价值观以及工具本身的易用性,比如愉悦;比如“给员工context,而不是control”;比如飞阅会(注)这一开会模式;比如对于效率的极致追求,帮企业节省成本。

  从字节跳动投资石墨,收购幕布,早已看出字节在协同办公上的野心。而飞书撬动第一批用户的心理支点,很大程度是互联网企业本身就具有追求效率和产品化思维,一切立足于解决问题这一特征。

  文档产品在多年的使用过程中,并没有发生本质性的改变,但在今天已经上升为一种沟通和交流方式之时,确实需要在移动化和知识沉淀上跨越式迭代。文档也可能是一种沟通方式。此外,也有用户表示,Google Docs等文档工具没有合适的地方展现,更谈不上很好的互动体验。因为这些都是文档单品,没有真正与聊天工具和组织架构打通。

  但是作为一款企业级产品,飞书需要向更重的科技公司甚至是传统企业渗透。在推出近一年的时间里,To B新势力通过对飞书的观察和用户交流,感受到一些阶段性的变化。

  飞书正在从一款单纯注重用户量和使用率的产品,下沉到如何给客户带来真正的价值并消除痛点。协同工具作为管理思想的载体,在经济形势和人工成本提升的现状下,是否能够解决一定的员工管理问题,比如缓解员工流失,将给企业带来新的管理思路。

  据To B新势力了解,飞书内部一直都在尝试和适应更多元的客户,也在不断“破圈”,取得其他领域客户的认可。

  从产品维度看,目前物联网公司G7也是飞书的客户,他们最大的反馈则“飞书赢在理念,胜在细节”。G7公司创始人翟学魂此前也接受过To B新势力专访,这是一位思想非常独立务实的连续创业者。G7是一家以物联网为基础的平台公司,通过技术用数据连接公路货运各环节生产要素,开启公路货运行业物联网时代。

  2015年前G7是Google docs付费用户,也使用过outlook、石墨、zoom等。据To B新势力了解,G7内部一直希望能够建立健全员工的全局观,从而在研发、产品纬度的创新上,实现同步。G7一直用创新改变传统货运行业,强领导型的应用显然不是G7的目的。飞书能够带来的是基层员工的创新。跑在高速路上的卡车司机更理解一线市场,自下而上的创新才能带来物联网行业的探索——因为这个行业刚刚开始。

  飞书打动这家客户的一个关键在于“细节”。例如,将消息通知关掉,未读的信息数字就会变成灰色;所有信息全部在左边:根据眼球波动理论,同侧看消息更有利于提高效率。

  从功能上看,飞书目前统一入口,做协同办公工具,集中文档、日历、音视频。这一点在文档应用上相对突出。

  根据公开信息,此前在小米各子公司和部门多为独立运作,既使用传统OA,也有用个人社交工具、邮件、离线文档等进行办公。

  据了解,在初始阶段,小米员工自发使用飞书,并且很快扩散开来。小米是在2020年5月正式全员使用飞书。注意这个时间节点,受到疫情影响,今年小米全国几地共同办公。特别是小米在抗击疫情这方面有大量的协同工作。举一个例子,此前To B新势力曾专访过小米客服、物流等负责人孙波,据他讲述,小米需要协调集团总部和武汉分部在口罩寻找、物流调度等诸多方面的工作,整个集团的工作节奏是不停歇的。

  类似小米这样的大型多业务集团,企业内部找人员、历史文档查询在传统方式下注定是复杂且繁琐。此外,小米面临海外沟通协作,涉及到跨时区语言隔阂。小米使用飞书,更重要的在于协同和信息检索,如果仅仅是文档,小米完全可以使用同宗的wps。因此不仅仅是追求效率,要在协同中追求更高的效率。

  目前在飞书的头部客户中也出现了一些传统企业的身影,比如华润、三一重工,这些企业不仅在行业内有领先优势,同时身处数字化转型中。

  三一重工是能在全球制造业地位排名中列前三的公司,组织架构庞大,层级分明,员工类型众多,工作场景区别巨大,同时面临海外团队的沟通挑战。此外,管理层年龄正向年轻化转型,数字化发展趋势明显。三一重工也面临多个办公系统和工具并行,入口不统一的难题。文档不能统一存储归纳,带来沉淀困难。

  在使用飞书的过程中,三一重工通过飞书建立了“服务台”,通过建立顺畅的“问题反馈渠道”,提升部门对外服务意识,并设置机器人回答重复问题,培养员工自助解决问题的能力和企业文化,并根据各个功能的使用情况,不断调整、迭代管理与使用方式,持续优化、提升办公与管理效率。

  飞书最典型的一个理念是:Context, not Control从使用者出发,从员工出发。基于上下文,而非基于控制。这一理念强调在组织内,基于信息的快速流动而不是传统自上而下的沟通。

  To B新势力与行业人士交流过程中了解到,飞书希望帮助企业从今天走向明天,让飞书代表更加先进的、未来的办公方式。

  字节跳动改变的是信息的创造、分发和再次消费三个环节,飞书的特点也是基于信息在底层的分发逻辑,改变异步沟通,让协同更高效。

  2020年8月,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在公开演讲中提到,流程是很难更改的,一些传统企业非常强调流程和上下级,强调不出错。我们更多基于上下文,这件事情该怎么做,我们希望做事的人能基于完整的信息来决策。

  “飞书入群就可以看到所有历史消息,这个好处是任何一个参与这件事情的人都默认能拿到同样的上下文。不会因为这个人是上级就能拿到更多信息,或这个人是一线员工就没有获取的权限,在群里,大家是平等的。”相类似的其他功能还包括日历全员可见,每个人的时间透明化。

  其实在产品功能、效率提升上,各类协同工具强调的内容大相径庭,飞书比较独特的点在于强调了组织内部的平等、从下至上的平权。无论是500强还是制造业的一线后一代,如果不能被平等的对待,不被告知工作的意义,企业内没有平等交流,将很难留住员工。人员流失已成为现代公司的重要管理问题。

  此前,36氪CEO冯大刚说过:“当我们开始使用OKR以后,我和其他高管的OKR都会对外公开,同学们特别高兴,觉得我们做了一件很对的事情,而且他们知道怎么对齐,也知道别人在做什么。现在大家都能知道对方在做什么,这种大家一起协作、透明的感觉非常好。”

  当员工使用了协同工具后,工具本身的使用时间能否超过微信,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衡量维度。如果员工80%以上的时间都在协同工具上,那工具本身将比实体办公室更加重要。这代表协同工具本身已经成为一个办公空间。

  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和得到App的总编辑李翔曾有过关于飞书的对话。张鹏提到的一点是非常值得留意的:飞书里面藏着字节跳动这家公司对管理不同的理解和认知。既然张一鸣当年也是个对工具超级重视的人,用过各种工具后还自己建立团队开发了飞书,并且自己用得那么爽,这种“内生外化”的产品,显然是值得关注的。

  他提到过一个细节:“比如最开始每次飞书上开视频会只有我开着自己的视频,我也没提啥要求说一定要开视频,然后我就一直开着,每次都开着,几次之后大家也就都开着了。”张鹏认为,协作工具要用好,老板先要有判断和意愿,但真正用起来,员工的体验是决定性的,飞书能够让每个人用起来“挺爽的”,非常难得。

  其实在管理的本质上,互联网行业和传统行业面临的员工难题是一样的。但当产品从人性角度出发,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普适性问题。

  当一部分协同应用强调企业内部的组织架构对管理效率的提升时,飞书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飞书代表某种更加先进的、未来的办公方式,不再强调流程和上下级。这件事是否是可行的,取决于未来企业内部的员工,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不仅是信息,管理方式、组织方式如何更扁平,有多少种可能性,在当下的阶段,飞书提供了一个新的可能性。

  制造业、云服务、物联网等行业是产业互联网时代以及新基建背景下最重要的几个行业。目前三一重工、金山云、小米以及G7等公司已经开始使用飞书。

  无论是出于产品设计的细节、对团队管理的刚需,或者是对文档和知识沉淀的应用,飞书对于这些重科技企业以及传统企业开始展现出效用。

  在找到了撬动各个领域头部公司的抓手后,如何与这些大型企业客户深度绑定,走向共创,把单点优势拓展为产品的整体优势,并从产品衍生为生态,针对客户分层,针对合伙伙伴建立利益共享机制,这是飞书下一个阶段的命题。

  对外,如何进行商业化;对内,飞书将在字节的整个生态过程中起到怎样的价值?一切会逐渐揭开面纱。

  注:飞阅会是飞书推出的创新会议模式,飞书深度打通共享日历、云文档、音视频会议、即时沟通等功能,支持从会前筹备、会中管理、会后跟进,到异地参会、多方视频会议、会议信息共享等各种复杂会议场景实现。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ZAKER新闻_传递价值资讯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