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为与可不为:理论在教育质性研究中的作用及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19-12-02 16:41

  理论的确可以给予质性研究以很大的启发,理论的创设甚至是判断许多优秀的质性研究的重要标准,大家可能会认为创设理论是质性研究最终一定要达到的研究目的,但其实这是错觉,创设理论其实是教育领域中许多质性研究无法也无须达到的目的。

  在社会科学中,开展质性研究可以有很多的研究出发点和目的,对于大多数质性而言,其研究的目的主要是要解释、说明现象进而解决实际的问题,而非一定要创设出某个理论观点和概念。如果一项质性研究最终没能产生理论,那么它就是一项“非理论的研究”,非理论研究也有其价值,它的价值主要表现在该研究对现象本身进行了描述解释。[9]一项研究并非一定要创设出某一个的理论观点和概念才有价值,质性研究的目的具有多样性,既可以建构相应的理论观点、概念去说明某一社会现象,也可以只对现象进行深入的描述和解释,致力于为了解决某一个问题或现象提供有意义的说明,教育领域的研究更是如此,比如,陈向明教授早期的教育叙事作品《王小刚为什么不上学了——一位辍学生的个案调查》,在该研究中,作者详细说明和分析了个案调查学生——王小刚辍学前后的背景、原因,围绕其辍学这一现象进入了方方面面的“深描”。这个叙事研究没有创设任何理论观点和概念,但其致力于对一个真实辍学个案事无巨细的描述和解释,仍然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难得的是,该研究最终促使研究对象重返校园,研究就此从描述、解释型变成了行动型,变成了最终解决了问题,这进一步体现了此研究的实用价值,尽管该研究并没有创设出任何理论体系、观点和概念,但其整体方法运用及其脉络梳理,以及最终的效用仍然是值得称道的。[9]

  对于质性研究的研究者而言,在研究中创设某一理论体系几乎难于登天,哪怕只是对某些已有的理论观点和概念进行有价值的修正和更新往往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但是,即使无法创设与理论有关的内容,质性研究仍然有其价值。创设理论对于教育中的质性研究来说通常颇具难度,这跟理论本身的特点以及教育研究的特点有很大的关系。

  首先,一个新的理论体系甚至是理论观点和概念的创设并不是一件易事,它会受很多因素的影响,它与研究者本身所具备的理论素养有很大的关系。要创设一个新的理论体系,单靠一个研究或者一组质性研究往往是难以完成的,在学界也鲜有学者能达此境界。作为一名教育领域的质性研究者,创设某个新的理论观点或概念往往是更现实的做法,而这就需要研究者必须具备敏锐的理论直觉,具备较强的实践归纳能力,这些都是需要经历长时间的学术训练才可能形成的。随着研究的深入,越多经验的研究者在所在领域经历长时间的浸泡后,他们可能会对教育现象获得更多的理论敏感度。而作为一个有经验的质性研究的理论创设者,要有时刻摒弃自身价值偏向的反思意识,能经常提醒自己可以跳出已有概念框架和事实的制约,能更客观更全面地看清教育现象的本质,这是创设理论观点和概念必备的素质。

  其次,教育现象的复杂性也会影响质性研究的理论构建。和自然现象相比,社会现象有很大的情境性和弹性,尤其是教育现象,其研究现象的复杂往往增加了创设理论的难度。许多教育现象在不同的时空特点中有完全不同的表现形式,处于其中的质性研究者要想在不同的情境中构建出某一理论观点和概念,通常有较大的难度。

  事实上,教育领域的问题是很复杂的,尤其是我国许多教育问题容易受到相应政策的影响而极易发生变化,即使有些零零星星理论的观点和概念可以创设出来,往往也因为较为独特而意义不大。其实社会科学研究都有这个特点,法国社会学涂尔干曾用“有机团结”和“机械团结”两个概念来说明西欧的传统社会和现代社会的区别,而费孝通先生针对中国和西方社会的特点则提出了“差序格局”和“团体格局”概念区别,不同情境的现象有着截然不同的表现,社会学大家尚且是研修多年才能修得正果,对于绝大多数的质性研究者而言,尤其对中国教育领域的质性研究者而言,要想着纷扰复杂的教育现象中寻觅到理论的线索,恐怕是有点勉为其难,要求过高了。

  所以,笔者认为,理论对于教育领域的质性研究者而言,是“可不为”的,创设理论体系、观点和概念,并不是质性研究硬性的必然的要求,尤其是对于质性研究目前采用得最多的两类人而言,一是基层的中小学教师们,二是刚入门的研究生们。质性研究对于基层教师而言,其方法灵活多变,运用较为直接、简单,在教师中较有人缘,因此使用也很普遍。对于基层教师而言,质性研究更多的是要解决教学、管理实践中存在的问题,其研究是指向实践的,所以,创设理论并非教师研究者的首要任务,用研究反思实践、回应实践、再运用于实践是教师从事质性研究最重要的目的所在。而对于在教育领域开展质性研究的研究生们而言,质性研究是许多同学刚入研究之门较容易上手的研究方法。但是,教育领域的研究牵涉的许多问题对于研究生而言尽管谈不上陌生,但也远未到成熟的地步,对于他们而言,刚开始做质性研究,如果能够把教育领域的某一比较新颖、独特、典型的问题或者现象,用质性研究的方法将其全面地加以描述、解释,并能就其来龙去脉和前因后果进行有根据的梳理,借助于已有的理论能形成对该问题或现象更深入的看法,并最终能将其成文表达出来,这样的研究也颇有价值。

  因此,对于目前从事质性研究的主体研究人员而言,创设理论是一种“可不为”的任务。但要强调的是,无论能否创设理论,研究者在选题、资料分析、提炼结论的过程中,自觉借鉴已有理论体系或观点概念,仍然是一个成熟的优秀的质性研究者应有的研究习惯和行为。任何研究都是从无到有、以小见大,对于从事教育研究的质性研究者而言,理论的可不为提醒我们的是要按部就班、步步为营,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切勿在研究中按捺不住,欲速不达,这才是研究的大忌。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ZAKER新闻_传递价值资讯版权所有